名人汇集 作品欣赏 艺海拾贝 荣誉证书 艺术互动 怡情驿站 联系我们 返回首页
 
淡泊宁静品自高 刻陶乐无涯 商彝周鼎浑朴紫砂 瞻望传统
       
瞻望传统
——著名陶艺书画家毛国强作品浅赏
摘自华东旅游报
  如果有个人儿,她的气息、声音和爱抚,他觉得甜蜜而又健康,如果她在天涯海角等他,当真有谁不情愿追到天涯海角去吗?
  面对那个关心他的渴望,答允他请求的神灵,什么人不情愿把他的灵魂当作香来焚烧呢?
  这个神灵,这个人,就是陶艺书画家毛国强的梦之图腾,上下五千年华夏文明史,还有独步千秋的紫砂的列祖列宗。
  师傅留下的那一厚叠画在“大前门”烟壳上的画稿,《九成宫》、《石门颂》、《曹娥碑》、欧阳熙、颜真卿,芥子园还有八大山人董其昌、黄宾虹、吴昌硕乃至时大彬、李养心、陈洪寿,朝朝暮暮纠缠你,傲视你,叮嘱你,倾心于你。终于,他们的影子和履迹,在你的宣纸上复活了,在你的泼墨中复活了,在你的大巧若拙的彩壶上复活了,在你的一切结构和体积的布局中复活了。
  “艺事常春!”书坛泰斗沈鹏那一字千钧的走笔可以证明,那张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、高级工艺美术师沉甸甸的证书可以证明,那一次次荣膺全国行评金奖、大奖可以证明,来自大洋彼岸的那张工艺大师的烫金聘书可以证明,中国博物馆学会、中国收藏杂志社那份十大名壶的荣誉可以证明。
  面对荣誉与掌声,你只是忠厚地微微一笑:我只是在传统的台阶上不停地走着。透明的镜片后面,那细细密密的鱼尾纹,记录了岁月的流逝和你的固执苦寻……
  1958年,“大跃进”的号角和苦涩的日子把你推到了雕刻巨匠任淦庭面前。老人家双手能同时书画,好生了得。然而这个不过是“城南旧事”,其时,一顶资本家后裔的帽子,压在你初省人事的幼稚的脑门上,何其沉重!
  披星戴月,冬去春回。临碑帖,描画稿,刻刻划划,点点滴滴,辉煌的智慧宝典从风尘中为你打开一扇扇豁亮的窗户,你看到了柳暗花明。站在你瀚墨溢香的书斋,环顾那满壁的凤走龙摆,那馨如兰、朴如鼎的行篆隶楷,我深信,你的成就是真实而感人的,你的一勾一皱,一点一划,一渲一染,一举一动没有扭捏,没有掩饰和卖弄,你的壶儿会说话,如你的为人。
  《涤尘提梁》:圆圆的壶体像画轴,远山近水,粗划细钩,亭阁水榭,错落其中,宛如空谷。溜线的提把像是遥远的渔帆,那只空灵的壶钮,就是布谷鸟了。涤尘,真是你心境的自画了。难怪当年那个八十又二的老翁陆俨少,一口气在你亲手捏造的茶壶上作了整整六幅诗书与画。
  《惠风壶》干脆把俨少的山水皱法搬到了茶壶上了。朋大的壶体,像石鼓般敦实厚道,憨憨的嘴把,配上那顶学士帽似的壶盖,一个谦谦君子呼之欲出!有点作者本人的影子,当然也有李养心作壶先师的影子。
  看着这些满屋的溶金流翠、红肥绿瘦的壶儿,看着四周那淡泊宁谧、怡人心脾的泼墨丹青,我想说的是,毛先生,其实你已站在诗歌般辉煌的神殿之中了……
 
Copyright © 2005 陶缘斋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中国陶都网